FHIR在中国

刚刚过去的几天,我去中国参加了2016年中华医院信息网络大会暨中美医院信息化论坛(CHINC 2016)。在此,我想感谢HL7中国委员会(HL7 China)以及李包罗教授(HL7中国委员会主席)的邀请——这次旅行真的非常开心。

\

在HL7中国委员会临床决策支持与信息标准研讨会FHIR专题上, Orion Health北亚区总经理龚时康(Simon Gong)先生首先简绍了我的情况

 

我真的很想去一趟,因为中国乃是FHIR潜在而又确实非常重要的利益相关方。中国不仅仅是很大的市场,据许多报告称,中国的医学实践可能有时也截然不同于西医,而我担心的则是,中国如果在FHIR发展成长阶段袖手旁观,并且,只是在后期参与其中的话,对于聆听有效的反馈来说,那可能就会为时已晚。

 

在中国的时光极其开心。我发现那里的社群也在苦苦努力应对着同样挑战着大家的事情。实际上,每次当有人对我说:“中国的不同就是,某某事情是个问题”,自个心里就想,某某事情其实在某种程度上同样也是大家苦苦努力应对的事情。互操作性(Interoperability,协调工作能力)完全就是关于人的事情,正如任何其他地方一样,中国的情况亦是如此。不过,我觉得,中国的区别就在于这个问题的规模——中国幅员辽阔,医疗服务体系运行在巨大的规模之上,现代化进程日新月异,使厂商难以开展协作的经济因素比较强,且政府的影响能力也比较强等等。

\

HL7中国委员会主席李包罗教授现场提问

 

就像许多其他国家那样,中国正在努力搞清该如何处理FHIR。早期参与到FHIR制定过程当中,有着其自身的代价,但同时也赋予您更大的对于最终结果的影响力,而袖手旁观则可以避免为变更付出代价,并保住您已有的投入。我希望,自己的出席、演讲以及与李教授等人之间的讨论,有助于中国社群搞清楚这件事情。

 

另一方面,有几位实施人员也介绍了一些利用FHIR APIs所构建的系统,包括生产级的系统,如人群监测(population surveillance)和临床数据存储库(clinical data repositories,CDRs)。这些系统与其他地方所构建的系统别无二致。其中一些实施人员我早已见过,甚至还见到了那些为FHIR做出贡献(如翻译)的人员——非常高兴与他们会面。不过,对我而言,其余的都是陌生人。

 

在我的正式演讲之后,HL7中国委员会技术指导委员会(HL7 China Technical Steering Committee,TSC)(现任主任是老朋友李敬东)邀请我与他们讨论一下如何在中国建立活跃的FHIR社群。他们决定,计划在今年10~11月份的某个时间举办一次FHIR连通测试大会(FHIR Connectathon),而我们如今也在编制计划。同时,依据他们的申请,我在chat.fhir.org之上建立了中国专栏。我们还详细讨论了翻译计划;在中国,这是个重要议题。在这个方面,我们当时并没有形成任何具体的计划,但HL7中国委员会的TSC将会处理这项工作。

\

参与HL7中国委员会技术指导委员会关于FHIR的讨论并提出建议

 

希望我们能够巩固已有的兴趣和承诺,为活跃的社群播下火种,以便能够促进FHIR在中国的广泛采纳。

 

最后,我要感谢Orion Health的谢欣(Sean Xie)先生。他为我的演讲做翻译。谢欣干得很棒,非常感谢他的出色翻译。

 

原文:Grahame Grieve. FHIR in China. May 29, 2016. URL: http://www.healthintersections.com.au/?p=2520

翻译:张林 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核医学科

活动与公告
开放资源
其它资源